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天地 > 戏剧、话剧及其他原创

《诗经•国风》恋情诗“女追男”易,“男追女”难之现象探故

赖秀锦

【内容摘要】《诗经·国风》中恋情诗主要以“女追男”的诗多,考查恋情诗发现这一现象:女子恋上男子便大胆吐露,变成“女追男”易;相对而言,男子多表现羞涩含蓄,难以开口,造成“男追女”难。就文化角度考察,“一夫一妻多妾”、“男主外,女主内”及“高媒”下的仲春之会制度是造成这种现象其中极为重要的原因。

【关键词】《国风》   恋情诗   男追女   女慕男

                          前言

    《诗经·国风》是中国最早也是最为优秀的抒情诗代表。国风的题材广泛而且主要以爱情诗为主,朱东润《诗三百篇探故》“诗心论发凡”篇讲到“有夫妇之诗,有男女悦慕之诗”[1],也就是说《诗经·国风》的爱情诗的两大主题就是婚后的“夫妇之诗”和未婚的“男女青年热恋之诗”(后简称恋情诗)。清代以前的学者对诗经《国风》“爱情诗”的研究可谓是汗牛充栋,不可胜数。大多是关于文章注释和主题解释或考证的。考察统计发现,“女追男”的诗多,男女恋情大异,女子恋上男子后便大胆地坦露爱恋,变成“女追男”易,相反,“男追女”诗少,男子在女子面前变现尤为羞涩,难以启口,变成“男追女”难,就这个问题,目前有闻一多《诗经的性欲观》,朱东润《诗三百篇探故》,叶舒宪的《诗经的文化阐释》等涉及,论文有《国风中女性的心理剖释》[2],《“男悦女”与“女悦男”--<国风>爱情诗浅论》[3]等论文都对这一现象有所涉及。综合以上方法,主要是从考据学、民俗学、人类学、心理学角度着手,其中人类学与心理学角度越显劲头。但是大多只是论述了男女表达爱恋的不同表现,即“然”。却没能进一步探讨上述现象的“所以然”,于是,我从文化角度考察,来探讨其“所以然”。

(一)先秦时普遍“一夫一妻多妾”制促使“男追女”大多不易,加剧了女子对男子的追求,使“女追男”现象普遍。

   先秦时“一夫一妻多妾”制是一个普遍现象,也是造成男女性别不平等的一个重要表现。《礼记·曲礼下》有云“天子有后,有夫。有世妇,有嫔,有妻。天子夫,大夫曰孺人,士曰妇人,庶人曰妻。公侯有夫人,有世妇,有妻有妾”。这种制度规定男方有特权,男子可以有享多个女子,女子却要忠于一个男子,就是忠到“死”,也只能忠于一。《礼记·昏义》云“古者后宫立六宫,三九人,九嫔,二十七世妇人,八十一御妻,以听天下之内治,以明章妇顺,故天下内和而家理,天子立六宫,三公,九卿,二十七大夫、八十一元士,以听天下之外治,以名章天下之男教,故外和而国治,故曰:天子听男教,后听女顺;天子理阳道,后治阴德;天子听外治,后听内职。教顺称俗,外内和顺,国家理治,此之谓盛德”。

   先秦男子妻妾成群,然妾占多数,且命运是被压制充满竞争的,因为妾不仅要服从夫君,更要服从正妻,这种体制导致作为妾的女子对爱情的需要更为强烈而且开始普遍。《礼记·丧服·传》云“妾之事女君,与妇之事舅姑”,《礼记·内则》有云“聘则为妻,奔则为妾”。女子出于对爱情的渴望,往往会去追求自己的所爱,如《鄘风·柏舟》“泛彼柏舟,在彼中河。髧彼两髦,实维我仪。之死矢靡它。母也天只,不谅人只!”女方内心的渴望和被压抑的意识凸显出来,所以誓死也要捍卫。

     相反,“男追女”大多不易,而且很多都是所谓的“单恋”,以受挫或不欢而散告终。如《周南·汉广》“南有乔木,不可休思;汉有游女,不可求思。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翘翘错薪,言刈其楚;之子于归,言秣其马。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翘翘错薪,言刈其蒌;之子于归,言秣其驹。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对此诗主题的的解释,陈子展《诗经直解》认为:“《汉广》当为江汉流域民间流传男女相悦之诗。而高亨《诗经今注》云:“一个男子迫求一个女子而不可得,因作此歌以自叹。佘冠英《诗经选译》认为,《汉广》一诗写出求女失望之情。蒋立甫《诗经选注》认为,《汉广》诗是江边人民的情歌,抒发男子单恋的痴情。综合以上,这些诗无外乎还是写男子求女之单相思,要想修成正果,可谓是“不易”

(二)、先秦“男主外,女主内”制度让大胆表达爱恋“女追男”超越“男追女”成为恋情的一个主题。

“男主内,女主外”是对先秦男女社会分配和社会分工的概括。先秦这一制度是男女不平等的又一个重要表现。《礼记·曲礼上》“外言不入梱,内言不入于梱”,《礼记·内则》“男不言内,女不言外……”,“礼始于谨夫妇,为宫室,辩外内。男子居外,女子居内,深宫固门,男不入,女不出”从上面两则材料看,先秦时代就已经把男女的分工安排好了,男子居外,女子居内,男子在外战事多,女子居家内务多。女子在家家务也有规定,《礼记·内则》云“女子十年不出,姆教婉娩听从,执麻枲,治丝茧,织紃,以供衣服观于祭祀,纳酒、浆、笾、豆、菹、醢,礼相助奠。”郑玄注《仪礼•士昏礼》云:“妇人五十无子,出不复嫁,以妇道教人者,若今时乳母矣。”可见,女子到了五十半百也依旧守家务活。她们的命运似乎就已经是安排好了的,没有改变的余地。

男子成年后多半在外劳作或打仗,偶尔会有思女之意,但是必须面对的现实是:男子活动的范围远比女人大,女子只能呆在小闺房里。女子的青春韶华等待的只是时间的过往。所以,女子彼此思念和怀揣恋想显得比男子更为强烈并成为她们生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王风·采葛》“彼采葛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彼采萧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彼采艾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从“一日不见,如三月兮”到“一日不见,如三岁兮”不仅表达了女子思念男子的迫切心理,而且把这种迫切的心理一步步加强和升华。相反,男子却似乎含蓄很多,如《齐风·东方之日》“东方之日兮,彼姝者子,在我室兮。在我室兮,履我即兮。东方之月兮,彼姝者子,在我闼兮。在我闼兮,履我发兮。”此诗描写女子带有一种朦胧感,会让人觉得原来先秦的男子感情竟是如此的细腻。

(三)、“高媒”及“仲春之会”促使“女追男”易,“男追女”难现象的发生其实是社会“相对民主”的体现。

 “高媒”制开始限制了婚姻的自由。《礼记·访记》“子云:‘夫礼,坊民所淫,章民之别,使民无嫌,以为民纪者也,故男女无媒人不交,孔男女之无别也。以此坊民,民犹有自献其身”,从这一则记载看,古代“男女无媒不交”已经是一种制度了。媒人制追溯到“高媒”,关于“高媒”的起源,见《高媒崇拜与<诗经>的男女聚会及其渊源》[4],该文对“高媒”的起源及其阶段阐述较为详细,男女相会水边的仪式还要追溯到《史记·商本纪》记载的“三人行沐”,即古代祭“高媒”的宗教仪式。“高媒”风的出现只会加剧女子男子情欲的需要,这是因为女子从一出生就注定自己的婚姻被别人控制,开始相夫教子。而且女子适龄比男子少得多。于是,她们不希望自己的爱情去的太早,女子自己知道开始得早,结束的也早,于是适龄女子十分不愿自己这么快就成大女。于是主动出击,争取自己的幸福。反过来,时间不等人,大龄女子就更显得按耐不住了,“老女不嫁,踏天呼天”就是她们内心的真实表达。

尽管“高媒”限制了婚姻的自由,使得女子急切盼嫁。但仲春之会却客观上使得爱情相对“民主自由”。《周礼·地官·媒氏》“掌万民之判,凡男女自各成名以上,皆书月日名焉。今男三十而娶,女二十而嫁,凡娶判妻子入子者,皆书之,中春之月,令会男女。于是时,奔者不禁”,从这一材料看,仲春之节日,成为男女聚欢的机会。可见,当时恋爱相对来说还是很自由的,这时,女子把自己内心的想法都大胆的表达出来,一般是在春天,从国风的恋情诗看,它们发生的背景都是在春天,如《周南·桃夭》:“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又如《召南·鹊巢》、《邶风·燕燕》、《召南·何彼秾矣》等都是发生在仲春的事,而且都在水边。

                          总结   

   综上所述,《诗经·国风》中恋情诗主要以“女追男”的诗多,考察发现这一现象:女子恋上男子便大胆吐露,变成“女追男”易;相比较而言,男子多表现羞涩含蓄,难以开口,造成“男追女”难。就文化角度上看,“一夫一妻多妾”、“男主外,女主内”及“高媒”下的仲春之会制度是造成这种现象其中极为重要的原因。

                      主要参考文献

1】(唐)孔颖达.毛诗正义(第一册)[M],中华书局,1957

2】(清)王先谦.诗三家义集疏(上)[M],中华书局 1987

3】朱东润.诗三百篇探故[M],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

4】高亨.诗经今注[M],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

5】叶舒宪.诗经的文化阐释[M],湖北人民出版社,1994

6】陈子展.国风选译[M],上海古籍出版社,1983

7】汤力伟.“男悦女”与“女悦男”--<国风>爱情诗浅论[J],湘潭师范学院(哲学社会科学),199705

8】毛忠贤.高媒崇拜与<诗经>的男女聚会及其渊源[J],江西师大学报(哲学社会科学),1988年第4

 

 



[1] 朱东润《诗三百篇探故》,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第108

[2] 王赠怡《国风中国风中女性的心理剖释》,宜宾学院学报,2003年底4

[3] 汤力伟《“男悦女”与“女悦男”--<国风>爱情诗浅论》,湘潭师范学院(哲学社会科学),199705

[4] 毛忠贤《高媒崇拜与<诗经>的男女聚会及其渊源》,江西师大学报(哲学社会科学),1988年第4

收藏文章

阅读数[24028]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